广州多个露宿者据点被终结 没有水泥锥也难居

南都讯 记者任磊斌 叶孜文 昨日南都报道了广州江湾大酒店外露宿者根据地再次“被占”,绿化种植和珠江水浇花使得该露宿者据点被打散。其实在广州市区,过去半年间被终结的露宿者据点不止这一个。 

天桥底,工具房代替“水泥锥”

过去几个月,被终结的露宿者据点很大一部分在天桥底。虽然告别了几年前大行其道的“水泥锥”,但更“高大上”的设施进驻桥底。

在著名的人民高架桥底,长条形的工具房长约100米,几乎包裹了一个上落匝道的斜面空间。在解放中路跨中山路的立交桥桥底,南北两侧原来均为露宿者据点,目前两个设备用房被建起。

同是人民高架,光塔路匝道下,铁栏围起约30平米的空间,作为垃圾桶停放点,靠分拣旧衣物为生的露宿者只能迁移。与之类似的还有解放南路与一德路交界的解放桥桥底,原来睡在桥底绿化带上的露宿者被驱离。

地铁站外,铁架档住露宿者

海珠区中大地铁站A出口两边空地种有大量植物,周边也成为露宿者的集中地。街坊称,流浪人员在此露宿,并将收捡回来的垃圾在此分类,环境十分恶劣。且这些灌木丛易成不法之徒的藏身之处。因此,去年,绿化带的四周被建起了栅栏。

南都记者昨日走访发现,栅栏内的绿化带环境好了许多,内置的石凳也没了以往烂纸皮和塑料瓶的踪影。此外,为防五类车在空地前聚集拉客,栅栏外又用绿色盆栽围了一圈,一大片空地如今只剩下一条通向地铁站出口不足3米宽的小路。

[声音]

义工减备,城管无奈

负责解放桥底关爱工作的义工C astor表示,解放桥底聚集的七八个露宿者被驱离,除个别人转移到100米外的万菱广场据点外,其余人已不知去向。本来预留的派发物资要进行减备。

某街道办城管科负责人曾无奈表示,“确实是有碍观瞻,城市景观受到露宿者的影响;另一方面,卫生也是挑战,露宿者据点一般都伴随屎、尿、杂物堆积等问题。”但他表示在桥底建工具房更主要的原因是,市、区两级层面对乱摆卖、乱张贴等“六乱”抓得非常严,高压态势下,城管口的执法力度在过去半年一再加强,波及到露宿人群管理。“不严厉时我们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现在只能一刀切地使用合法手段,柔性驱离。”

编辑:SN11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官员贪腐全怪《新闻联播》?

《新闻联播》不是神,庇护不了任何官员,只要被专访一次,上镜官员就可以为所欲为。按照这个逻辑,周永康、徐才厚和薄熙来们,岂不是早该安然无恙了?这些曾经的联播“常客”们,也不会傻到把上过《新闻联播》节目当作开脱自己的借口。


抄袭犯郭敬明的中国梦

郭敬明野蛮生长,以少年作家而成功少年而少年导演而少年富豪,成为中国少年的偶像。南方周末曾经三观很正,却把他列为“中国梦的践行者”,一度使我惊诧。抄袭犯的中国梦是通过挺住和无耻实现的,彼时南方周末所理解的中国梦也就是郭敬明口口声声宣示的“成功”。


医托“大戏”何以堂皇上演?

“医托”本是医疗领域中的不正常现象,与其说是医疗机构激烈竞争下的产物,倒不如说是不正当竞争下的滋生的“怪胎”,即便医疗机构间的竞争确实使得“医托”生意愈发红火,也完全属于歪打正着并进一步暴露了医疗机构内部管理与外部协调方面的漏洞与不足。


国内漫游费该“寿终正寝”了

国内漫游费是我国运营商历史上内部区域分割的产物,而如今,从技术层面来说,国内漫游费成本已几乎为零。既然已没有了收取漫游费的客观基础,运营商再收费,则属于“人为收费”、乱收费。对此,作为行业监管部门,岂能熟视无睹,听任三大运营商任性剥夺消费者利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