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在中缅边境发现最复杂HIV重组病毒株

新华网昆明6月29日电(记者岳冉冉) 记者近日从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获悉,科学家在对中缅边境地区一缅甸籍长途卡车司机进行HIV-1近乎全长基因组分析后发现,这例HIV-1 CRF01_AE/B/C重组病毒株比12年前报道的来自缅甸的HIV重组病毒株更为复杂。

艾滋病病毒的医学名称为“人类免疫缺陷病毒”(英文缩写HIV),它侵入人体后会破坏人体的免疫系统,使人体发生多种难以治愈的感染和肿瘤,最终导致死亡。现已证实HIV分为两型:HIV-1型和HIV-2型。在世界范围内,HIV-1型病毒的感染占主导地位。

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动物模型与人类疾病机理重点实验室郑永唐研究员学科组前期对中缅边境静脉吸毒人群和跨边境的缅甸籍长途卡车司机进行了HIV-1分子流行病学研究,研究结果表明,HIV-1在这些人群中流行种类多样,尤其是重组频繁,但这些结果都是基于HIV-1部分基因片段而非全长或近乎全长基因组进行分析所得,而近乎全长基因组将更清晰、准确地反映HIV-1的重组情况。

据周衍衡博士介绍,为了充分掌握中缅边境HIV-1的遗传多样性,在与云南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合作,并在郑永唐研究员的指导下,她从2008年至2010年的105份血液样本中抽取了一例跨境缅甸籍长途卡车司机的样本,进行了HIV-1近乎全长基因组分析,结果显示:这是一例HIV-1 CRF01_AE/B/C重组病毒株,与之前报道的东南亚所有重组株的重组位点均不相同,并比12年前一株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为复杂的来自缅甸一性工作者的HIV-1重组病毒株更复杂。

据介绍,该HIV-1 CRF01_AE/B/C重组病毒株具有14个重组位点,含有4个CRF01_AE亚型片段,6个B亚型片段、5个C亚型片段。这也是继日本科学家Takebe等人在2003年发现缅甸HIV-1病毒株近乎全长基因组12年之后的首次报道。

周衍衡说,该项研究提供的基础性信息为如疫苗设计等相关的基础研究提供了序列参考,并为进一步深入研究中缅边境地区HIV-1的分子流行病学提供了方法导向。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中国何时批准同性婚姻?

在美国批准同性婚姻之际,再次刊出同性婚姻提案。盼望中国早日批准同性婚姻。据现行法律,同性恋不违反中国法律,同性恋者是具有各项权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同性恋者当中有人有结婚的要求,他们的要求与他们作为公民的权利没有冲突,应该得到承认。


北大清华为抢生源到底怎么掐

高考志愿填报最后一天的最后三个小时,某省份北大招生组所有老师的电话均处于忙线状态。那么,他们在干什么呢?他们在接清华招生组冒充学生的电话,导致考生在关键时刻无法咨询。如果你想我求证上面这些传闻,我会告诉你两个字:真的。


没有“野长城”就没万里长城

2014年中国长城学会调查显示,长城保护状况不容乐观,以明长城为例,墙体只有8.2%保存状况较为良好,而74.1%的保存状况较差,甚至只剩下了地面的基础部分。万里长城正在变短,变得更残破。在全球100处最濒危遗址名单中,万里长城榜上有名。


讨厌同性恋更应支持同性婚姻

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确实造不出后代。一个男人和一个男人终生厮守,一个女人和一个女人终生厮守,就意味着,他们和她们已经决定,不再繁衍自己的后代,也相当于决定了,他们和她们的基因,将会随着将来他们的死去而消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